专车比出租车好 四位出租车司机眼中的专车 - 电脑 - 91文库

专车比出租车好 四位出租车司机眼中的专车

91文库 2017-05-21 10:38:38

腾讯科技 王根旺 1月17日报道

一年前,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在发放了20多亿元补贴之后,迅速占领了庞大的出租车市场,也籍此赢得了司机们的好感。而今,滴滴们和出租车司机之间又发生了一次亲密接触。不过,这次的往来看起来不是那么愉快。

日前,成都济南长春等多地现陆续出租车罢运,媒体报道称除了居高不下的份子钱之外,另外一个诱因便是出租车司机认为滴滴们的专车业务抢了自己的生意。

出租车司机究竟怎么看专车业务?在他们眼中,专车究竟是洪水猛兽,还是潜在的小伙伴?日前,腾讯科技在随机打车中和四名出租车司机展开了对话。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出租车司机最大的疑虑其实是专车到底是做了一块新蛋糕,还是在抢了他们既有的小蛋糕。

一、张师傅:如果政策放开 我会考虑开专车

隶属公司:北京起源出租

打车方式:滴滴叫车

说实话,我觉得现在这个专车里至少有70%都属于原来黑车范围,只不过现他们现在不追着在路上问了,而是有等着被人叫。

目前来看,专车对我们出租车有点影响,因为在在专车公司现推广的比较厉害,对乘客补贴也很大,距离近的话花不了几块钱,比出租车还便宜。

但是,我觉得未来如果专车公司不对乘客进行补贴的话,坐出租车需要20块,而专车可能需要40快,那时估计也没人坐专车了。这样,它慢慢也就失去了发展动力。另外一个阻碍专车的发展因素是政策限制。如果政策真放开的话,我还真考虑开专车,不就是换个车开嘛。

现在很多城市罢运,我觉得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专车,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份子钱。

份子钱应该彻底改,现在出租车公司净坐着收钱了。比如,我和一个朋友分着开双班,每个月共同承担6500元的份子钱,而国家也就从中收几百块钱,剩下钱全给出租车公司了,他们现在是拿着牌照资源无限期赚钱。我们公司相对人性化,保险相对比较齐全。有些出租车公司就很不正规,连意外险都不上,司机没有保障。

二、韩师傅:专车和出租车竞争不公平

隶属公司:北京新月联合出租

打车方式:路边招车

我开出租车将近20年了,期间换过几次公司,也经历过大型出租车公司吞并小公司。

现在每个人毛收入大概在1.2万元左右,净收入就只有四五千了。收入差不多有四分之一要给公司交份子钱,还有三分之一的要用来给车加油,所以说生活压力挺大。

不同出租车公司对份子钱的收费标准还不一样,有些浮动。公司管这个叫“管理费”,说法是,如果车坏了,公司负责修。但实际上,很多情况都需要自己就掏钱修。

北京这么多年,出租车数量就没怎么增加过。如果增加了,其实我们这些老的哥也不愿意,因为生意就少了。

在我看来,现在专车确实影响了出租车生意,因为市场就这么大。虽然专车会给平台交一些钱,但肯定不会有出租车份子钱多。所以,出租车和专车眼下是不公平的竞争。

三、王师傅:专车不能从根上解决出行难

隶属公司:北京三元出租

打车方式:路边招车

老百姓高峰时段打不到车,只能叫专车。但是专车这种形式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高峰时期,不管你是出租车还是专车,都只能在路上堵着,车虽然在运营,但却是在路上白耗时间,老百姓还是打不到车。可以学学上海,有公交车和出租车专用道,保证出租车在高峰时段也能正常运转,不堵车,拉完这趟活,马上就能拉下趟活,这样老百姓就能打到车了。所以,专车并没有从根上解决出行难问题。

我觉得专车一定程度上抢了出租车的生意,过去我们早上在酒店门口等着,有一堆人会打车去机场,现在明显人少了,都叫专车了。

专车的本质就是私家车,它上的是私家车保险,一旦出事,这就算运营事故,保险公司就有了推卸理由。但你打出租车,相当于是把安全交给了我们这种熟练工种身上了,即使出事,会有出租车公司来解决后面一系列纠纷。

四、吴师傅:希望监管政策能更加明确

隶属公司:北京新月联合出租

打车方式:路边招车

吴师傅开出租车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和另外一个老伙计一起运营着一辆出租车,俗称“双班”。相对于一人一车的“单班”,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那么累,路上运营的时间相对较短。同时,份子钱也比单班少千把块,平时的维修、保养费用均由两位师傅均摊。

吴师傅是老司机了,在他的出租车职业生涯里,对收成影响最大的还是油价。只要油价一涨,他们落袋的钱就会很明显降低。而油价一降,压力就能减轻很多。近期国际国内的油价连续下降,令他大大松了一口气,虽然燃油附加费取消,但是政府的相关补贴仍在继续发放。

或许,新的问题来自于专车。尽管此前有真的黑车存在,但从未像今天的专车那样让出租车司机们惶恐。

吴师傅已经明显感觉到单子有减少,虽然还不是很大,但他担心这样的补贴如果持续,那么车辆更好的专车势必会抢走更多的生意。但这里毕竟是北京,想要和长春、南京以及济南等地的出租车司机们一样搞罢运基本是不可能。

同时,吴师傅并不认为被热炒的份子钱有多么难以承受。他介绍说,双班的份子钱每人约为四千出头,刨去补贴和工资之后的纯份子钱为三千多,再除去其它运营维护成本,一个月的收入为六千元左右。

辛苦,那是自然的。

专车和出租车之争还将继续,吴师傅们能够期望的也是政策的明确——交通部何时能够推出新的监管措施仍是未知数——无论对于哪一方,这都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