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 直肠脱落出外体 - 女人 - 91文库

幼女 直肠脱落出外体

91文库 2017-06-19 12:42:18

事发玉米地

  10岁的小玉和往常一样告别爷爷奶奶,自己一人去上学,可是,噩梦就在这一刻发生了。小玉遭到陌生男子的强暴,手段极其残忍。

  噩梦是怎么发生的?罪恶是怎么实施的?

  我们现在除了眼泪,除了叹息,除了悲伤,惟有作下记录,为女孩儿的未来衷心祈祷,为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也为公安的尽快抓获并严惩罪犯,提供一份绵薄之力!

  噩梦就发生在10岁女孩上学路上!

  事发地距离女孩儿家仅1000米、距离女孩儿学校仅500米!而据小玉的同学房秋良的回忆,小玉很可能就是为了顶替别的同学值日,才那么早来上学的。

  6时30分~7时

  “爷爷、妈,我上学去啦!”

  6时30分,家住抚顺市抚顺县拉古满族乡拉古村的小玉(化名),挥着小手说:“爷爷、妈,我上学去啦!”

  小玉上路了,她的家距离学校只有1500余米,需要横穿村子里的一条土路,这是拉古村最主要的交通干道,道两旁密布着成片的苞米地。

  在小玉的记忆中,她能走了10多分钟,就看见正面一个男子骑着自行车由北向南驶来。“那个人穿着灰色的上衣,个子不高,挺瘦的,短头发,还有小胡子,也就是30来岁吧。”小玉说。

  就在骑自行车的男子与小玉相会的当口,意外发生了———那个男的一下把她拽上了自行车后座,“他跟我要钱,我说我没有,我回家给你取行不?他说‘不行’!”

  “在苞米地边,他掐我脖子,捂住我嘴,用拳头打我肋下,还从我书包里掏出手纸塞我的嘴,然后把我拽进了苞米地里,我的双手后来被那个人用红领巾反绑在了背后……”

  小玉说,之后她就记不起来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过来了,我发现自己正躺在苞米地里,身上特别疼。”

  “我是自己爬出(苞米地)来的,用舌头把嘴里的手纸顶了出来。”小玉回忆说,就在她再也爬不动时,她看见南边又过来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头儿。

  “我喊,那个人就过来了,是个好人。”小玉说,“他帮我把红领巾打开,之后就离开了。”

受害的女孩

  7时25分

  “有个姑娘浑身是血躺在地上”

  60岁的赵凤贤曾看见这个老头儿。

  7时05分,家住拉古村7队的赵凤贤在距家门口20米远的那条土路上,遇到了由南向北骑着自行车疾驰的老头儿。

  按照赵凤贤的回忆,这个老头超过60岁,肯定不是村子里的,“没见过”!就在两人擦身而过的当口,那个老头却猛地扭回头对赵凤贤说:“南边有一个挺小的小姑娘,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你看看认识不!”

  赵凤贤立刻和邻居潘忠礼向南跑去。

  在拉古河前面30米的地方,赵凤贤看到,一个小姑娘正头朝北、面朝西,侧身趴在村子里惟一的土道上。

  两人走近了小姑娘,小姑娘的脸上、脖子上全是血,而且已经凝固,“小姑娘扎了个水辫儿,书包也没了,而且光着脚,一只鞋就放在她的身边……”

  转到小姑娘的正面,赵凤贤发现原来自己认识,“你怎么啦,小玉?你这是被人强奸了咋的?”这时赵凤贤听见小玉“啊”的一声,之后就啜泣起来。

  经过询问,赵凤贤了解到,小玉确实是遭遇了强暴,“小玉说她根本就不认识强暴她的人,30多岁,个子不高。”

  赵凤贤告诉潘忠礼赶紧给小玉家打电话,“让她的父母来”。

  就在他们继续问小玉是否难受时,小玉的父亲齐永合骑着摩托车来了。

受害的女孩

  7时30分~9时

  “我对不起孩子啊!”

  据小玉的妈妈宫香回忆,她和丈夫赶到现场时,小玉还趴在土道上,手上的捆绑已经被打开,“孩子看见我就哭,一个劲地喊‘爸爸、妈妈’,裤子上全是血。”宫香一下子就扑到了女儿的身上,把女儿抱了起来。丈夫齐永合报警。

  “从家到学校要走20多分钟的路,路上还要翻过山走过一大片苞米地,道挺背的,以前也是孩子自己上学,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宫香说。

  “我要是送她一下就好了!”小玉的父亲齐永合回忆,早晨他下夜班回家,路上还遇见了孩子,“孩子说‘爸爸,你送我上学吧’,我跟孩子说‘我怪困的,你自己上吧,路上小心点’。”齐永合痛苦地自责,“我对不起孩子啊!”“孩子命苦啊,家里困难,到现在也没穿过一件新衣服。”孩子的姑姑哭着说。

受害的女孩

  9时20分~13时许

  “这样的伤实在太残忍”

  9时20分,小玉的父母搭车将女儿送到抚顺市第二人民医院。

  “这样的伤害对于一个刚刚10周岁的孩子来说太残忍。”这位5年前曾经给与小玉相似经历的受害女孩小兰做过手术的妇科主任黄秀云愤怒地说。

  据黄秀云介绍,小玉被送进医院时,直肠和腹腔大网膜已经脱落出体外。

  孩子被立即推进手术室。“打开腹腔后,我们发现孩子的肛门括约肌彻底断裂,直肠2至3厘米撕开,阴道右后侧壁裂开,裂口进入腹腔。”黄秀云说,在孩子的腹腔里发现有10多厘米的破损,“整个腹腔破烂不堪,盆底肌肉也有损伤,直肠和乙状结肠有大面积充血。”“这样的伤口不用说孩子,就是大人也受不了……”黄秀云主任不忍说下去。

  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手术,孩子被缝合了盆腔底部,黄秀云主任给孩子做了阴道壁修补术,“缝了好几层,根本数不过来多少针。”

  病情进展:孩子还在危险期

  “如果不发生感染,恢复好后,对孩子今后的生活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心理影响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黄秀云主任告诉记者,“目前孩子还在危险期。”

  “孩子在手术前曾经说是被人用手伤害的。”黄主任说,目前,医生们无法断定孩子的伤是被什么手段或者工具造成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是人类的手也可以造成这样的伤害。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