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双华离婚案 宋雅红愿意和解 - 财经 - 91文库

杜双华离婚案 宋雅红愿意和解

91文库 2017-06-12 18:29:21

经过了一年多的漫长等待,29日上午,胡润上榜富豪、钢铁大亨杜双华11年前的离婚案在河北衡水中院再审。其妻宋雅红自称在2010年起诉丈夫离婚时,才知道11年前已被判离婚,爆出了豪门“被离婚”案。在宋雅红一方提出了离婚判决诸多“硬伤”和疑点之后,这份判决是否有效,会否引发国内最大标的的离婚案成了焦点。

法院决定不公开审理

上午9时,记者来到衡水中院,并未像去年一样连门都没进去,获准先进入法庭。按照传票上的记录,今天是“询问”。杜双华一方由律师和亲属两个代理人出庭,但他本人没有出现。庭前,记者希望向律师了解一下杜双华对此案的意见,但律师先是说“开庭之后”,之后就闭口不言。

对于杜双华的“缺席”,宋雅红毫不意外。无论在衡水还是北京的法庭上,他们都没有真正分坐两边过。宋雅红的律师,离婚案件即便有代理律师,当事人也应该亲自到场。除非有无法到场的理由,还要提供证据。但是此前杜双华从没出现在法庭上,都是律师代理。

“杜双华先生作为案件当事人,有什么理由不到庭吗?请给我们释明。”陈旭律师向法官提出疑问。法官没有当即给出回答,但要求书记员特别注明,杜双华没有到庭。

“法官,我们有个意见。”杜双华的律师首先提交一纸申请:“此案属于婚姻案件,涉及当事人的个人财产,我们申请法庭对此案不公开审理。”随后,三位法官进行了合议,并当庭宣布:“根据杜双华一方提交的申请,依据民诉法第120条第2款(离婚案件,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的规定,经合议庭合议,决定本案不公开审理。”记者随后被请出法庭。

宋雅红没想分250亿

开庭前,记者采访到了宋雅红和律师陈旭。在他们看来,拖了一年多的官司没什么新的进展。不过,当事人的态度和关系似乎有了改观。

“应该说,事情也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宋雅红觉得,杜双华重视亲情了。“以前他从来不怎么管孩子,哪像现在还跟孩子跑步、吃饭、聊天,给孩子买东西,问喜欢吃什么。”宋雅红说,她最大的欣慰就是杜双华现在对两个孩子特别上心,他专门安排经理到哪儿谈业务、看项目时都带着大儿子学。甚至亲自带着儿子出差,还让儿子谈自己的看法,教孩子如何做生意。

在宋雅红看来,杜双华开始带着儿子学“本事”了,“也算是他的一种让步”。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宋雅红说,她和杜双华也见过面。这让记者觉得奇怪,对簿公堂甚至隔空开战的两个人如何面对对方?宋雅红说:“都是为了孩子的事见面,和公婆也经常一起吃饭。”不过,见面时,饭桌上,大家却都回避着离婚和官司的事。“他也没跟我说过怎么解决(案子)。”

此前曾传说杜双华身价500亿。宋雅红打官司想分多少,250亿吗?“那不可能!”宋雅红说:“那他的企业就别干了。其实我要多少钱也没用,我自己做生意不缺钱,真要分他一半财产,给了我也接不住。钱在他那儿能生钱,给我肯定不如他干得好。我要让孩子把事业传承下去,你一个人有本事,子孙后代都是败家子不行。”

一年来儿子充当调解员

一年来的变化让宋雅红释怀了很多。

宋雅红说,大儿子现在和杜双华一起住,儿子也当起了他们的调解员。“儿子跟我说,妈,你要是以前更温柔点多好,还说公司里有个佛堂,家里人包括我的照片都在里面。跟他爸那边也是劝。”

“儿子现在挺佩服他爸的,回来经常跟我说,他爸做生意怎么怎么能耐,处事多有魄力。人生观、价值观和对他爸爸的看法都有了很大变化。”

跟宋雅红聊起杜双华,她的语气比较平静,并没有让人感觉有那种咬牙切齿的恨。她知道杜双华减肥、吃素,关注日照钢铁的命运。虽然案子打了一年多,双方也唇枪舌战,对簿公堂。但宋雅红承认,“杜双华的人品还是好的,做生意的头脑我特别佩服。”在宋雅红眼中,不到50岁的杜双华显得过于苍老了。“他压力也大,也不容易。”不过,宋雅红话锋一转:“他其他方面没的说,我很佩服。但这件事(离婚)做的太绝,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希望法院给我个说法。”

11年前离婚判决是否有效?

宋雅红的律师表示,再审案件最核心的问题仍然是11年前离婚判决的效力问题。这个认定可能引发完全不同的处理结果。如果认定判决有效,那么二人即从判决生效的2001年就离婚了。如今分割财产也要以2001年为时间点。首先那时候杜双华也有几个亿的资产了,肯定不只是两套房子。更重要的是,宋雅红也有部分公司股权,当年没经分割的股权,全部经过股改融入新的公司,再投资变成了现在最赚钱的日照钢铁。如何认定当年宋雅红应持有的股权到今年的价值?律师打了个比方:“按照当年的价值来认定肯定不公平,就像分房子也不能按照购买价来分吧。”

另一种可能是,如果离婚判决被认定无效,那么双方的婚姻关系就存续至今,这将引发国内最大最繁琐的离婚案件。宋雅红对杜双华这些年的资产状况完全不了解,需要司法机关来调查杜双华在国内、海外的资产,形成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

再审难题能否“解”开?

听着律师的分析,记者都感觉着实挠头。想必如果上述问题不难解决,案件也不会拖了一年多。

对于宋雅红来讲,此次再审她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撤销十年前的判决。如果案件再审的结果达不到宋雅红的预期,她还会上诉。

从宋雅红的态度来看,案件似乎也有缓和。当记者问宋雅红有没有想过和解时,宋雅红说:“其实我知道,这个案子最好的结果就是和解。但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儿子大了,当事人也在成长,宋雅红坦承也反思过自己和这段婚姻:“我们应该各打五十大板,我年轻时太强势,他也太重事业。他跟我说过不要让媒体影响家人,我也尊重他。”

陈旭律师告诉记者,当去年他们刚接手这起案件时,首先就向杜双华一方发过律师函,希望坐下来协商解决,和解无疑是对双方家庭、包括企业影响最小的。但对方没有回应。“此间,我们也多次抛出过橄榄枝。”对于记者能否和解的提问,陈旭律师表示:“只要对方肯调解,我们没意见。”

两个小时之后,此次法庭谈话结束。陈旭律师向记者透露,法官向双方询问了能否接受调解。“我们肯定接受调解,但杜双华的代理人同意调解的条件是让我们收回媒体影响。”陈旭说,媒体监督这个案子是正常的。如果杜双华先生能接受调解,首先应该拿出诚意来,应该来法院面对法官,面对宋雅红。

而杜双华的代理人在谈话结束后,面对媒体的诸多问题一言不发。当记者询问杜双华一方是否提出附条件调解时,他只反问:“这是谁说的?”并未给出明确回答。

案情回放

2010年9月,身价数百亿的钢铁大亨陷入离婚官司。其妻宋雅红告上海淀法院,要求离婚并分割双方共同财产。此时,宋雅红自称才知道10年前已经“被离婚”。

对于2001年衡水中院作出的离婚判决,宋雅红及律师提出了诸多质疑,衡水法院仅凭一次对所谓物业人员的走访就断定宋雅红下落不明,直接选择公告方式送达开庭传票及离婚判决,致使宋雅红一直被蒙在鼓里,程序违法;公告的开庭传票也与实际开庭日期不符,剥夺宋雅红诉权;此外,判决书中在宋雅红和二儿子的名字、杜双华和儿子出生日期等多个方面均存在错误;案卷中没有当事人的结婚证、身份证等证明文件;案件中诉争的和判决归宋雅红所有的房产在北京根本不存在……

2010年,这场11年前的离婚案经衡水中院依职权提起再审。

去年4月,衡水中院先出裁定补正了当年判决中的诸多错误,而后又通知宋雅红,两人的婚姻关系已由2001年的判决解决,已经生效。此次再审审理的范围仅限于二人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纠纷。

今年8月15日,北京市一中院终审裁定,11年前离婚判决尚再审,宋雅红要求海淀法院受理并审理离婚案不妥,维持了海淀法院“不符合受理条件”的一审裁定,驳回宋雅红起诉。